学习儿童瑜伽的初衷——RYY

一年前的现在,迷茫的我无意在网上看到一张瑜伽图片,不同于传统意义上长发苗条白皙甜美的瑜伽老师形象,图中的女孩一身小麦肤色,紧致的健康肌肉,趴在瑜伽垫上和狗狗一起抱团瑜伽,随性真实的笑容瞬间点亮了我。当时萌发了想学习儿童瑜伽的想法,并不是因为国外的证书含金量高,而是国外的儿童瑜伽更多注重不同年龄段孩子的心理发展,以游戏的形式的培养他们的创造力和思维模式,而不只为了让孩子依样画葫芦地摆出体式。和新加坡的学校联系后得知儿童瑜伽属于全美瑜伽联盟RYT300的课程内容,而在此之前需要先完成RYT200的培训,至此开始了一段时断时续的异国瑜伽路,每次利用加班攒下的调休加上东拼西凑的假期,好不容易拿到了200的证书,突然接到之前报名山区支教的批准通知,临时被召唤进山做孩子王,而这半年和孩子们的朝夕相处更坚定了我学习儿童瑜伽的初衷。如果上一次RYT300的培训先学习的是儿童瑜伽,我想我可能又会等一年而不会选择辞职,但是一切其实在冥冥之中都播下了种子,所谓的偶然其实是一种必然。记起第一次来新加坡参加RYT200培训时讲到阿育吠陀的DOSHA体质,导师NICOLE看完我的体质测试分数问我是不是打算辞职,彼时我的心仍在朦胧中徘徊寻找具体方向。
很多朋友对我学习儿童瑜伽不以为然,没听过,也没有市场,还不如去学习空中瑜伽之类的有需求。就像最初学习瑜伽教培没想过做瑜伽老师一样,我知道只有自己发自内心感兴趣的事物才能激发我去乐此不疲的坚持探索并分享。学习儿童瑜伽亦是如此,和他人无关,和市场需求无关,只是圆自己一个梦,儿童瑜伽也绝不仅仅适合孩子,忘了我们都曾经是孩子吗?

 

任盈盈/300 hours kids yoga YTT

November weekday 2017